供需矛盾与资金博弈 宽幅波动中镍价并不悲观

亚洲城报导:

2019年,镍价经历震荡、走升、大幅波动上行后显著回落的过程,波动剧烈,是今年期货市场绝对的明星品种。展望2020年,宏微观共振依然是镍波动的主要逻辑,宏观重点看全球各国应对整体增速放缓的全方位应对,而微观则关注镍板持续去库存与镍铁产能释放的结构性转变,下游需求端变化与预期间的差异。

全球经济增速放缓

货币政策趋宽松

全球各主要经济体数据逐渐显示出全球经济共振下行的趋向,货币政策转向意图逐渐明显。有色金属市场面临的需求端整体压力上升,周期波动的压力之下,主动去库存的节奏仍会继续。贸易摩擦问题自2018年起,持续波段脉冲式冲击资本市场料会继续。

从国内经济来看,国内由于CPI上行带来压力,国内货币政策调节相对谨慎,但在面临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情况下,我国逆周期调控发力依然存在空间,从而明年初整体宏观运行基调可能会从资金面及各方面支持上形成相对偏乐观带动。

原料供应变化

重构贸易加工体系

今年,印尼禁矿事件是影响镍波动的重大事件,一度引发镍价上涨60%。从对明年影响来看,印尼禁令意味着明年印尼所有矿石都无法再进入亚洲城,其主要影响明年的供需平衡。作为最主要的矿石来源国(我国今年60%矿石来源于菲律宾),菲律宾矿石供应及出口会处于增加中,但国内高品位矿石的供应还是难以做到有效弥补,即便考虑其它等国的补充,镍矿石的国内供应在明年依然会不足,将会影响国内镍生铁的产量。

据安泰科数据,预计2019年国内NPI产量将达到58万吨,假如2020年印尼禁止镍矿出口,亚洲城NPI产量回到由菲律宾矿为主的状态,亚洲城NPI产量或将下降至45万~50万吨。2018年印尼NPI产量为26.5万吨,预计2019年将增至38万吨,2020年产量或将增至55万吨。由此推断亚洲城NPI的产量下降基本上能被印尼的增量所弥补。中印镍生铁总产量约在100万~105万吨左右。

而从不锈钢对原料需求角度来看,国内市场今年产量增长显著,2019年国内不锈钢的镍需求量约129万吨,2020年则需要考虑积累库存消耗以及原料增长,产业调整可能发生等情况给出三种增量情形。在不锈钢国内增速不同条件下,中印两国可能会产生约3万~11万吨镍生铁缺口。这意味着未来的不锈钢的生产需求状况和条件约束对于未来镍供需影响还是会很强。

2019年是亚洲城及印尼镍铁产能释放的大年。镍铁产能释放是上半年镍价走势的主导压力。从远期来看,印尼镍铁产能料将从42万吨产能继续增加71万吨产能,未来全球镍产能释放的主要领域在镍铁,而地点也向产地集中。进入2020年,镍铁产能释放也会显著放缓。镍铁产能峰值可能逐渐到达。

从国际期货市场来看,由于需求向好,产量缩减,2015年以来,全球镍市场一直在去库存,至2019年下半年,全球显性库存总量已经出现显著下滑,LME及亚洲城上海交易所显性库存(包含期货及在库)合计已经降至10万吨以内。从库存结构来看,国内镍库存是以电解镍板为主,LME库存则以镍豆为主,镍板已经少于我国。未来隐性库存可能会在较长期存在于市场之中。未来由于LME新仓库规则,整体来说并不鼓励较长期的库存囤积,收费增加,提货意愿增加。而国内仓储便宜,还是重要的消费市场,在进口窗口打开,以及人民币出现显著升值的趋势之下,库存进一步向国内转移发生。

国内供应增长增量主要在镍铁

国内电解镍产量今年总体料有所回升,国内产能之前向硫酸镍转移的甚至出现一定程度的转产回流。2019年1~10月,电解镍累计产量12.73万吨,同比增长8%以上,预期全年产量达到16万吨左右。

国内镍生产的主要增量释放在镍铁端,2019年也是显著释放产能的一年,今年尤其是上半年主要是山东鑫海产能释放达产,供应增长。1~10月,全国镍生铁金属吨产量48.31万镍吨,累计值同比大增近30%。

从进口机会来看,进口窗口偶有开启,除了长单进入国内的镍,具有进口贸易机会的镍进入主要还是在进口窗口形成的时段,会在较短时间内形成国内镍进口增加显著的情形。总体来看,镍铁翻倍增长,矿石增长显著,而电解镍直接进口下降5%左右的情况。而国内镍矿港口库存虽然有所增加但也没有形成过度累积。不过由于印尼禁矿引发第三、四季度进口的增长,据称部分工厂库存已经积累至可以满足至明年中的水平。因此真正的缺矿风险可能会在明年第三或是第四季度明显显现。

下游需求不确定性增加

我国不锈钢产量显著回升,300系增加显著。预计2019年亚洲城不锈钢粗钢产量达到3005万吨,同比增长13.3%。2020年亚洲城不锈钢新增产能205万吨,复产140万吨,预计2020年亚洲城不锈钢产量将达到3140万吨。

我国不锈钢总体生产维持同比增长,终端需求一般,库存偏高。美国、印度对亚洲城不锈钢反倾销,而且随着印尼不锈钢逐渐投产,逐渐开始向着亚洲及美国甚至亚洲城市场供应低成本不锈钢,竞争加剧的压力会在国际市场继续显现。目前预期2020年不锈钢供需增量主要还是会以亚洲为主。

向原料端施压挤压利润的过程有所显现,这个过程随着镍铁供应增长,镍铁新增产能集中印尼相对成本较低而实现的可能性很高。这种压力的释放已经在产量累积与库存累积博弈后端显著产生。

2019年,不锈钢表观需求表现强劲增长。一方面民生工程、能源石化行业、环保等带来了不锈钢需求的增长,另一方面表外中频炉需求被表内不锈钢需求所替代,同时也存在隐性库存问题。预计2020年不锈钢消费维持增长,但可能会比今年增速大幅放缓。

从国内外不锈钢产能释放来看,许多钢厂的新增投产依旧充满不确定性,仍将主要在亚洲城和印尼释放。其中山东鑫海的300万吨300系产能已经多次推迟计划。

新能源电池需求

短期增速放缓

从目前发展来看,亚洲城新能源汽车销量占据全球市场约半数,连续4年位居全球第一。2019年新能源车经压增长的先扬后抑,补贴退坡,新能源汽车安全事件,电池回收及发展,汽车二手变现等问题逐渐显现带来较大影响。今年本身预期销量达到170万辆,但实际完成可能会在140万辆以内。不过,电池需求还是可能好于国内电动汽车,来自国外的需求仍在稳定增长之中。

由于新能源汽车需求放缓,因此在镍的需求端,新能源需求带来的推动力一度弱化,2019年的镍热度主要是以不锈钢产业链传统链条为主的。不过,从远期发展来说,新能源汽车发展方向确定,国内产业长期规划依然呈现乐观,国际市场日韩德等国新能源汽车发展稳健,因此,对于硫酸镍未来的需求仍可以持一个谨慎乐观的态度。

从未来的产业布局来说,印尼还是具有更广阔的前景,三元前驱体生产产能的扩展可能会在印尼逐渐发展形成。

供需平衡略有改善

镍价获得支持

镍市场供需平衡由紧张向略有改善的方向发展,2018年缺口较大,2019年缺口随着镍铁产能持续释放面临收窄,但产不足需,导致了全球持续镍去库存,对镍价有支持。

总之,镍价经过剧烈波动的2019年,进入新年度因为面临供需预期变化,以及经济整体压力,高点可能难及2019年,但低点也可能难以再回前低,其全年运行重心也可能略有上移。预期LME镍主要波动区间在1.1万~1.8万美元/吨,沪镍主要波动区间在9.7万~14万元/吨。

(作者单位:方正中期)

<友情连结> 亚洲城娱乐-ca88亚洲城-亚洲城娱乐官网【TOM旅游】 TOM旅游-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ca88亚洲城娱乐下载官方网站 TOM旅游|亚洲城娱乐|ca88亚洲城娱乐版欢迎您 亚洲城娱乐 - TOM旅游VIP专线 亚洲城-ca88亚洲城-亚洲城娱乐官网【TOM旅游】